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欢想世界

第355章 剪彩

欢想世界 徐公子胜治 4684 2021-08-02 09:57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欢想世界 热门小说吧(www.rmxsba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专案组进驻瓦歌矿业后,调查结论是该集团违法经营情况非常严重,目前正在讨论处罚方案。

  原本它拥有该邦区辖境内所有矿产,包括已开采和未开采、已发现和未发现的,未来三十七年的开采权,这也构成了该集团净资产估值的重要部分。

  这样一份矿产开采权协议,以正常的商业眼光看上去当然非常离谱,可当初的瓦歌市政当局就是这么签了,几乎相当于白送。

  据说几里国政府不仅要收回矿产开采权,还打算给这家企业集团处以超过十亿罗元的重罚。

  瓦歌矿业集团对外公开的财务报表,目前的净资产总值也不过是十亿罗元,其中大部分还是来自于矿产开采权的估值。这样一来,就算将这家企业砸碎了卖骨头渣子,也是交不起罚款的。

  有鉴于此,几里国政府还打算追究其实际控制人伊卖雷集团的连带责任。假如瓦歌矿业破产清算也交不起罚款,那么就处罚伊卖雷集团。

  伊卖雷集团远在罗巴洲,几里国政府眼下是管不着的,就算开出罚单,伊卖雷集团也可以不必理会。但是从法理角度,假如该集团将来还想再几里国境内进行任何经营活动,前提就是交清该笔罚款,除非是永远都不来了,或几里国现政府被推翻了。

  目前处罚方案还没有正式公布,但内部消息已经通过各个渠道传了出来。

  瓦歌矿业集团的众高管,主要是以瓦里希为首的、由伊卖雷集团直接派驻的高层管理人员,虽然没有被捕入狱,但已经被监控起来,不得离开所工作的矿区,要随时配合专案组的调查。

  几里国政府如此动作,很快就受到了外交方面的压力。别利国发来了照会提出了严正抗议,认为这是粗暴干涉海外投资企业的经营自主权,践踏了贸易自由原则,伤害了投资者的利益,并严重侵犯了高层管理人员的人权。

  伊卖雷是一家跨国工业集团,最早成立时总部在兰西国,业务与投资遍布世界各地,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将总部搬到了别利国,因此这次外交抗议也是由别利国出面。

  抗议也不仅是口头上的,伊卖雷集团针对几里国政府的指控,还提供了一份辩诉或者说驳斥的资料,回避了瞒报产量的问题,重点解释了矿产开采权的来源,目的是以正视听。

  按伊卖雷集团的说法,当初取得瓦歌邦区的矿产开采权以及后来的续约,有特殊的背景和历史渊源,不是他们主动要去投资的,而是受到了瓦歌市当局的大力邀请。

  因为瓦歌市包括整个几里国,都没有能力开放其境内的矿产资源,资金、技术、人才……什么都没有,伊卖雷是出于援助的目的才会在当地投资。换句话说,这是几里国哭着喊着求着他们去开矿的,而他们答应这个请求,简直是大发善心。

  取得矿产开采权虽然没有花太大代价,但是瓦歌矿业每年都会根据产量缴纳矿产资源税,给这个极端贫困落后的国家带来了宝贵的收入,还解决了当地大批人员的就业问题。

  这份辩诉材料就等于明明白白地告诉几里国政府,假如离开了伊卖雷集团和瓦歌矿业,几里国境内最主要的矿产工业就算是废了,仅靠几里国自己是玩不转的。

  假如瓦歌矿业经营不下去,当地政府就失去了最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,还将有多达几万人口会失业,几乎立刻就会带来社会动荡与骚乱。

  这份材料与其说是辩诉不如说是威胁,在其最后还提到,别利国政府以及罗巴联盟,会保护其企业及公民海外投资的合法权利以及人身安全,假如几里国政府不纠正错误做法,就要考虑遭受武力干涉的可能。

  武力干涉?这是要发动入侵战争吗?微妙的是,军事威胁并不是别利国外交部门直接发出的,而是来自伊卖雷这样一家企业,多少有点扯虎皮上身吓唬人的意思。

  伊卖雷集团的某些辩解,听上去好像也不无道理,很有迷惑性。比如说当初不是他们想来投资瓦歌矿业,而是受几里国地方当局的邀请而来,几里国本身并没有矿产开采能力,瓦歌矿业则给当地带来了财政收入以及就业机会。

  但只要熟悉这个国度的历史,就会发现这种说法经不起推敲。当初兰西国、别利国、茵国等殖民者可不是当地部族邀请来的,他们是拿枪架炮自行打进来的,占据了土地开采资源。

  那时候生活在这里的各部族土著,被强迫到矿区劳动,处境比新联盟从种植园解救的那些奴工还要凄惨。后来的瓦歌矿业,其实是在几里国独立后,继续接管与控制了殖民时代留下的矿产工业。

  针对此事,几里国政府则回了一份公函,表明了自己的立场,同时提交了一份证据材料,明确指出瓦歌矿业集团近年来的重大违法行为。

  太久远的数据在本地已无法查证,但是近六年来,瓦歌矿业平均每年的销售额为五亿罗元,实际上报瓦歌市政的销售额只有两亿罗元,而且就是按照这个销售额缴纳的矿产资源税,瞒报了六成的产量。

  仅仅是偷逃税收这一项的罚款,就足以让瓦歌矿业破产了!

  瓦歌矿业最早和市政当局签订的矿产开采权协议,具体内情已无法调查,但是后来再次续约,就发生在雄狮组织控制瓦歌邦区之后,不少当事人都还在呢。

  雄狮组织的首脑人物,那怕罪大恶极,目前也还押着并没有枪毙,因为有另案未结。所谓的另案就是瓦歌矿业的案子,他们如实交代了当初收了瓦歌矿业的多少好处、以什么名目、干了哪些事情等等。

  对照瓦歌矿业内部相关财务资料,能充分证明这家企业当初以非法贿赂等手段,获得了矿产开采权的续约……还有大量勾结当地犯罪组织的证据,仅这方面的材料,整理起来就有上千页。

  这份回函附送的证据材料,副本当然也落在了伊卖雷集团手里,负责此事的高层团队都有懵。因为几里国政府掌握的证据实在太全面了,没有一批内鬼配合简直是不可能的!

  按照他们一贯的认知,几里国方面根本查不清瓦歌矿业的账目,当地熟练掌握兰西语的人就难找,更何况看懂那么复杂的财务资料呢,可偏偏事实如此。

  别利国方面通过外交渠道继续提出抗议,但是回避了瓦歌矿业的经营问题,只强调几里国方面限制了该国企业外派人员的人身自由,雷声仍大雨点渐小。

  这批瓦歌矿业的高管,几里国既没有逮捕但也没有解除监控措施。伊卖雷集团那边则是继续狡辩、继续威胁……事情好像就这么僵住了。

  伊卖雷集团虽然表面上嘴硬,但碰了钉子之后,也在私下里寻求其他的止损手段。

  几里国政府的态度很强硬,继续硬钢下去真的要发展成军事干涉吗?且不说这种可能性有多大,至少对于伊卖雷集团而言无利可图,因为代价实在太大了。

  为了保住一个瓦歌矿业,就直接入侵几里国推翻其政府?假如瓦歌矿业的收入规模是现在的几十倍,倒是有那么一点可能性。至于暗中使坏的搞政变,好像希望也不大,因为已经有人试过了。

  东国有个俗语叫走后门,不是乱开车的意思,一般是指通过请客送礼拉关系等方式,求得办事方便。

  说到走后门,西方各大资本集团玩的才是真正高端,他们可以直接通过政治现金、合法游说等方式,甚至推动政府制定法案或者修改立法,以实现自己的目的。

  但想这么做,得有合适的中间人跟几里国如今的政府要员搭上线。此时便有智囊想到,别利国在几里国也有自己人啊!

  欢想实业在新联盟夺取几里国政权中,给予了重要的支持,这一点不难调查。而欢想实业的所有者是风自宾,那可是克蒂娅公主代表别利国王室亲自册封的勋爵。

  于是伊卖雷集团这边立刻开始联系风自宾,目的就是想通过他找准门路,搞清楚游说和收买哪些人可以解决问题,以及需要付出的代价有多大、有什么私下的利益交换条件?

  但风自宾勋爵一如既往的联系不上,他名下的基金会工作人员倒是给了回复,说勋爵先生有交代,假如是商务投资方面的事情,可以联系罗柴德勋爵转告。

  罗柴德是能联系上的,人就在别利国,而且托他出面也行啊!据说罗柴德是几里国人民的老朋友了,而且与新任国家元首夏尔建立了深厚的友谊,假如他肯牵线其实就不必再找风自宾了。

  事情就是这么巧,伊卖雷集团这边联系上罗柴德的时候,罗柴德正准备访问几里国呢,事由是受到了非索港地方当局的邀请,来给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新机场剪彩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