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最强狂兵

第786章 好自为之3

最强狂兵 就为活着 4229 2021-08-02 07:14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最强狂兵 热门小说吧(www.rmxsba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第786章好自为之3

 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,四点多钟,高原突然现身高皇市公·安局。

  高皇市公·安局局·长长范志成赶紧出面迎接。

  高原突然来到把范志成吓了一跳,之前,他可是没有接到任何通知。

  范志成不知省政·法委书·记前来所谓何事,但突然降临,必有缘故。

  范志成个子不高,黑肥胖,胖得跟站起来的荷兰猪似的,一身肥肉波澜壮阔。

  此时,高原一脸怒容。他身后带来的一批干·警也是脸色严肃。

  见高原如此神色,范志成心里咯噔一下子,看来,高皇市公·安局摊事了。

  “高书~记......”范志成赶紧满脸堆笑,刚一开口,却被高原打断。

  “我接到举报,昨天夜里在南城区民乐街有团·伙拦路抢·劫?你们市公·安局未对拦路劫匪进行严肃处理,就给草率放了?可有此事?”

  范志成脸上笑容没了,大吃一惊,作为有着公·安经验的他没意识到,被劫的人物肯定是杠杠硬实,否则,高原不会亲在前来。

  只是,这事,他不知道,在高原是,这都是小事,下边部门知道怎么处理。

  但是,他身为公·安局·长,他还不能说他不知道。都他嘛出·事·了,你还不知道,你这个局·长是怎么当的?他必然会惹高书~记生气的。

  “报告书~记,我也是刚知道此事,正在调·查,一旦查清属实,严·惩相关责任人。”范志成严肃地说道。

  “实话告诉你,被劫的是某位高层领·导,这次回家探亲,路上被劫,劫匪被其警卫制·服,为了避免影响,才让市局出面处理。但这位领·导一直都在关注此案。“高原直言不讳。

  啊?

  范志成傻眼,这个坏了,踢到铁板上了。

  ”你他嘛的居然把人给放了?你知道你给我捅·了多大的篓子?老·子这次是奉上级命令专门来调·查此事的。你说你在调·查吗?你告诉我,你调·查到了什么?劫匪有几个,是什么人?“高原就知道这个范志成狗屁都不知道。就是知道,他也不会处理,因为他现在已经断定,这个高皇市就是个匪窝。

  高原把范志成一顿臭骂。

  范志成张口结舌,老脸通红,回答不上来了。

  范志成给吓坏了。这可咋整?连高高在上的高原都下来办案子来了,显然那位领·导地位比高原还要高得多的多啊。

  只是,他也名听说高皇市还有高层的哪位领·导的家属在这啊。

  “是我失职,我立即把几个劫匪抓回来。”范志成战战兢兢地说道。

  “他们跑不了!你马上召集除了县乡之外的全市公·安干·警到市公·安局集·合,我要开·会!只要不是出警在外的,和值班的,必须全员到齐。”高原却让范志成集·合队伍开·会!

  范志成不敢怠慢,马上通知。他觉得这和正常,高书~记显然也是被上边臭骂了一顿了,有火气没处撒,自然要拿全市干·警撒火了。

  晚上六点多,全市公·安干·警全部到齐。

  高原命令所有人,把通讯设备和枪·支全部上缴。

  范志成很纳闷,但他琢磨着,可能是高原是出于自身安全考虑。

  范志成心里还有些嘲笑高原,官不小,胆子可不大。

  人到齐之后,高原开始训·话。

  高原的训·话,整整持续了三个多小时。

  把在场的干·警都说困了。

  范志成也困了,眼皮都要抬不起来了,他就纳闷了,高书·记不是个磨叽人啊?今天怎么这么墨迹呢?有时候,一句话重复好几遍。

  他哪知道,此时,高原都说没词了。他之所以墨迹,就是要拖住这些人。高原都后悔了,早知道提前做一份三个小时的发言稿好了。照本宣科,还不累。

  晚上九点一刻,省公·安厅大批荷枪实弹的干·警,和大批荷枪实弹的防爆警·察,突然现身会场。并迅速把会场包围。

  把在场的干·警和范志成吓了一跳。

  此时,似乎早知如此,面不改色的高原,突然话锋一转:“就在刚刚,,省厅已经捣毁了隐藏在高皇市十几年之久的特大贩毒团·伙,团·伙全部成员,均已被·捕。无一落网。”

  与会干·警大吃一惊,惊愣当场。

  此时,范志成脸色发白!

  “把范志成抓起来!”突然,高原怒视着范志成,下令抓人!

  高书~记要抓范志成?

  与会人员大吃一惊。

  “高~书·记?为什么抓我?我烦了什么罪?”范志成魂·飞·魄·散,大声问道。

  范志成嘴上强·硬,但他心里知道,该来的还是来了,只是来得太快了,毫无征兆。

  两名膀大腰圆的公·安干·警扑向范志成,范志成边叫边往后退,还张牙舞爪想反·抗,可是,他哪里会是执·法干·警的对手,三下两下,他就被控·制了,还被牛筋绳给捆了。

  “为什么?你涉嫌参与黄赌毒黑,涉嫌严重违法乱纪,徇私舞弊,索贿受·贿,涉嫌包庇纵容参与犯罪,这,还不够吗?“高原怒道。

  “胡说,我邀请彻查,还我清·白。”范志成大声喊道,但显然底气不足。

  ”范志成?我给你说得再明白点,你就是控·制全双边省毒~品市场的最大头·目,绰号粉二号。你利·用公·安身份做掩护,八年·前你就开始参与毒·品交易,利·用你手中职权做为毒·品流通的保护伞。开始,你贩卖的毒·品来源,是警方收缴上来的毒·品,后来,境·外贩毒团·伙和你取得了联·系,于是,你就开始扩大了贩毒网络。目前,证据已经确凿,你想狡辩,到法庭上去说吧!押走!”高原说完,一挥手。

  范志成当时就吓尿裤子了,事情败露,贩毒达到一定数量,就是死罪。以他这些年出手的毒·品数量,绝对以吨计算,这是十几个来回的死罪!

  范志成被拖了出去,所过之处,骚气冲天。

  紧接着,省公·安厅干·警,开始在人群中抓·捕涉案者。

  涉案者已经手·无·寸·铁,面对荷枪实弹的省厅干·警和虎视眈眈发防·暴警·察,全部束手就擒。

  其他与会民·警都看傻眼了,整了半天,这是场鸿门宴啊。搞了半天,双边省的毒·瘤,在他们身边啊!

  “你们好自为之!”高原丢下一句话后,大步离开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