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摸尸成道

第511章

摸尸成道 死亡名单 10400 2021-08-04 00:05

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摸尸成道 热门小说吧(www.rmxsba.com)”查找最新章节!

  

  眼前的迷雾,浓郁无比。

  二人踏在剧毒瘴气之内。

  周身毒气缠绕,好似要将整个空气完全腐蚀一般。

  看着面前那剧毒的瘴气。

  阿奴吓得瑟瑟发抖,眼神之中满是惊惧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望着面前的阿奴,开口说道:“别怕,你没看到哪瘴气离我们还远吗?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这才反应过来。

  身前的剧毒瘴气,根本就没有靠近自己。

  就好似身前有什么将这些剧毒瘴气遮掩了一样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微微摇头。

  看着阿奴这模样,不觉有些好笑。

  阿奴这样子,就好似自己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时候一样,从他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随即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看到叶青停下身子,阿奴面色一变,连忙问道:“叶青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!”

  “哪有什么!”

  叶青挥了挥手,指了指身前的一朵粉红色的花朵,笑道:“你瞧那花朵多漂亮,就是没想到在这剧毒的森林中,居然也有这么漂亮的花朵。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不禁松了口气,望着叶青,开口说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呢,真的是大惊小怪。”

  眼前的迷雾,浓郁无比。

  二人踏在剧毒瘴气之内。

  周身毒气缠绕,好似要将整个空气完全腐蚀一般。

  看着面前那剧毒的瘴气。

  阿奴吓得瑟瑟发抖,眼神之中满是惊惧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望着面前的阿奴,开口说道:“别怕,你没看到哪瘴气离我们还远吗?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这才反应过来。

  身前的剧毒瘴气,根本就没有靠近自己。

  就好似身前有什么将这些剧毒瘴气遮掩了一样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微微摇头。

  看着阿奴这模样,不觉有些好笑。

  阿奴这样子,就好似自己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时候一样,从他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随即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看到叶青停下身子,阿奴面色一变,连忙问道:“叶青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!”

  “哪有什么!”

  叶青眼前的迷雾,浓郁无比。

  二人踏在剧毒瘴气之内。

  周身毒气缠绕,好似要将整个空气完全腐蚀一般。

  看着面前那剧毒的瘴气。

  阿奴吓得瑟瑟发抖,眼神之中满是惊惧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望着面前的阿奴,开口说道:“别怕,你没看到哪瘴气离我们还远吗?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这才反应过来。

  身前的剧毒瘴气,根本就没有靠近自己。

  就好似身前有什么将这些剧毒瘴气遮掩了一样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微微摇头。

  看着阿奴这模样,不觉有些好笑。

  阿奴这样子,就好似自己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时候一样,从他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随即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看到叶青停下身子,阿奴面色一变,连忙问道:“叶青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!”

  “哪有什么!”

  叶青挥眼前的迷雾,浓郁无比。

  二人踏在剧毒瘴气之内。

  周身毒气缠绕,好似要将整个空气完全腐蚀一般。

  看着面前那剧毒的瘴气。

  阿奴吓得瑟瑟发抖,眼神之中满是惊惧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望着面前的阿奴,开口说道:“别怕,你没看到哪瘴气离我们还远吗?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这才反应过来。

  身前的剧毒瘴气,根本就没有靠近自己。

  就好似身前有什么将这些剧毒瘴气遮掩了一样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微微摇头。

  看着阿奴这模样,不觉有些好笑。

  阿奴这样子,就好似自己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时候一样,从他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随即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看到叶青眼前的迷雾,浓郁无比。

  二人踏在剧毒瘴气之内。

  周身毒气缠绕,好似要将整个空气完全腐蚀一般。

  看着面前那剧毒的瘴气。

  阿奴吓得瑟瑟发抖,眼神之中满是惊惧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望着面前的阿奴,开口说道:“别怕,你没看到哪瘴气离我们还远吗?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这才反应过来。

  身前的剧毒瘴气,根本就没有靠近自己。

  就好似身前有什么将这些剧毒瘴气遮掩了一样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微微摇头。

  看着阿奴这模样,不觉有些好笑。

  阿奴这样子,就好似自己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时候一样,从他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随即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看到叶青眼前的迷雾,浓郁无比。

  二人踏在剧毒瘴气之内。

  周身毒气缠绕,好似要将整个空气完全腐蚀一般。

  看着面前那剧毒的瘴气。

  阿奴吓得瑟瑟发抖,眼神之中满是惊惧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望着面前的阿奴,开口说道:“别怕,你没看到哪瘴气离我们还远吗?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这才反应过来。

  身前的剧毒瘴气,根本就没有靠近自己。

  就好似身前有什么将这些剧毒瘴气遮掩了一样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微微摇头。

  看着阿奴这模样,不觉有些好笑。

  阿奴这样子,就好似自己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时候一样,从他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随即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看到叶青眼前的迷雾,浓郁无比。

  二人踏在剧毒瘴气之内。

  周身毒气缠绕,好似要将整个空气完全腐蚀一般。

  看着面前那剧毒的瘴气。

  阿奴吓得瑟瑟发抖,眼神之中满是惊惧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望着面前的阿奴,开口说道:“别怕,你没看到哪瘴气离我们还远吗?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这才反应过来。

  身前的剧毒瘴气,根本就没有靠近自己。

  就好似身前有什么将这些剧毒瘴气遮掩了一样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微微摇头。

  看着阿奴这模样,不觉有些好笑。

  阿奴这样子,就好似自己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时候一样,从他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随即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看到叶青停下身子,阿奴面色一变,连忙问道:“叶青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!”

  “哪有什么!”

  叶青挥了挥手,指了指身前的一朵粉红色的花朵,笑道:“你瞧那花朵多漂亮,就是没想到在这剧毒的森林中眼前的迷雾,浓郁无比。

  二人踏在剧毒瘴气之内。

  周身毒气缠绕,好似要将整个空气完全腐蚀一般。

  看着面前那剧毒的瘴气。

  阿奴吓得瑟瑟发抖,眼神之中满是惊惧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望着面前的阿奴,开口说道:“别怕,你没看到哪瘴气离我们还远吗?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这才反应过来。

  身前的剧毒瘴气,根本就没有靠近自己。

  就好似身前有什么将这些剧毒瘴气遮掩了一样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微微摇头。

  看着阿奴这模样,不觉有些好笑。

  阿奴这样子,眼前的迷雾,浓郁无比。

  二人踏在剧毒瘴气之内。

  周身毒气缠绕,好似要将整个空气完全腐蚀一般。

  看着面前那剧毒的瘴气。

  阿奴吓得瑟瑟发抖,眼神之中满是惊惧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望着面前的阿奴,开口说道:“别怕,你没看到哪瘴气离我们还远吗?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这才反应过来。

  身前的剧毒瘴气,根本就没有靠近自己。

  就好似身前有什么将这些剧毒瘴气遮掩了一样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微微摇头。

  看着阿奴这模样,不觉有些好笑。

  阿奴这样子,就好似自己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时候一样,从他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叶青舔了眼前的迷雾,浓郁无比。

  二人踏在剧毒瘴气之内。

  周身毒气缠绕,好似要将整个空气完全腐蚀一般。

  看着面前那剧毒的瘴气。

  阿奴吓得瑟瑟发抖,眼神之中满是惊惧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望着面前的阿奴,开口说道:“别怕,你没看到哪瘴气离我们还远吗?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这才反应过来。

  身前的剧毒瘴气,根本就没有靠近自己。

  就好似身前有什么将这些剧毒瘴气遮掩了一样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微微摇头。

  看着阿奴这模样,不觉有些好笑。

  阿奴这样子,就好似自己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时候一样,从他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随即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看到叶青停下身子,阿奴面色一变,连忙问道:“叶青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!”

  “哪有什么!”

  叶青挥了挥手,指了指身前的一朵粉红色的花朵,笑道:“你瞧那花朵多漂亮,就是没想到在这剧毒的森林中,居然也有这么漂亮的花朵。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不禁松了口气,望着叶青,开口说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呢,真的是大惊小怪。”

  舔嘴唇,随即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看到叶青停下身子,阿奴面色一变,连忙问道:“叶青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!”

  “哪有什么!”

  叶青挥了挥手,指了指身前的一朵粉红色的花朵,笑道:“你瞧那花朵多漂亮,就是没想到在这剧毒的森林中,居然也有这么漂亮的花朵。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不禁松了口气,望着叶青,开口说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呢,真的是大惊小怪。”

  就好似自己刚刚踏入修真界的时候一样,从他身上,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  叶青舔了舔嘴唇,随即突然停了下来。

  看到叶青停下身子,阿奴面色一变,连忙问道:“叶青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!”

  “哪有什么!”

  叶青挥了挥手,指了指身前的一朵粉红色的花朵,笑道:“你瞧那花朵多漂亮,就是没想到在这剧毒的森林中,居然也有这么漂亮的花朵。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不禁松了口气,望着叶青,开口说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呢,真的是大惊小怪。”

  ,居然也有这么漂亮的花朵。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不禁松了口气,望着叶青,开口说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呢,真的是大惊小怪。”

  停下身子,阿奴面色一变,连忙问道:“叶青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!”

  “哪有什么!”

  叶青挥了挥手,指了指身前的一朵粉红色的花朵,笑道:“你瞧那花朵多漂亮,就是没想到在这剧毒的森林中,居然也有这么漂亮的花朵。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不禁松了口气,望着叶青,开口说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呢,真的是大惊小怪。”

  停下身子,阿奴面色一变,连忙问道:“叶青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!”

  “哪有什么!”

  叶青挥了挥手,指了指身前的一朵粉红色的花朵,笑道:“你瞧那花朵多漂亮,就是没想到在这剧毒的森林中,居然也有这么漂亮的花朵。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不禁松了口气,望着叶青,开口说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呢,真的是大惊小怪。”

  停下身子,阿奴面色一变,连忙问道:“叶青,你怎么了,是不是发现了什么!”

  “哪有什么!”

  叶青挥了挥手,指了指身前的一朵粉红色的花朵,笑道:“你瞧那花朵多漂亮,就是没想到在这剧毒的森林中,居然也有这么漂亮的花朵。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不禁松了口气,望着叶青,开口说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呢,真的是大惊小怪。”

  了挥手,指了指身前的一朵粉红色的花朵,笑道:“你瞧那花朵多漂亮,就是没想到在这剧毒的森林中,居然也有这么漂亮的花朵。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不禁松了口气,望着叶青,开口说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呢,真的是大惊小怪。”

  挥了挥手,指了指身前的一朵粉红色的花朵,笑道:“你瞧那花朵多漂亮,就是没想到在这剧毒的森林中,居然也有这么漂亮的花朵。”

  听到叶青的话,阿奴不禁松了口气,望着叶青,开口说道:“我还以为什么呢,真的是大惊小怪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